许语溪sak

少识武可取天下,后知文能御九州。
天蓝海阔归春雪,拔剑笑斩照绝色。
主全职王者
庙粉,叶蓝喻黄
农药云亮
三国曹郭云亮

【王维】你看。

《王维诗选》:

写给我,也写给情敌。
放飞自我,主观性严重。
这是我第一次写他,一定会成为在lof上比发车还羞耻的东西。
没脸打tag


“王维啊,是我干涸枯燥的精神世界里,最温柔的一汪清泉。”





你最喜欢他和他的辋川。因为在那里他留下无数的动人诗篇。 他写辛夷坞,他写桂花,他写文杏馆,他写竹里馆,他写华子冈、斤竹岭、临湖亭……他一个人的辋川,美到让你不忍打扰,透过诗句就这么静静望着他。


你在人闲桂花落里,在青菰临水披里,在屋上春鸠鸣村边杏花白的风景里迷醉了很久很久。


有了裴迪的陪伴他笔下的辋川更美,你看见那白衣的书生划过荷池见到他,两人便一见倾心引为知己,从此辋川里便涉履上裴迪的名字。你看见他笑吟吟等裴迪归来,为他置了酒盏,为他摆了笔墨,“当轩对樽酒,四面芙蓉开”这样读来都觉欢喜的诗便落墨而出。你看见他们携手同游,乡间小路,河水清澈。你看见他们一路走一路欢笑,步步生诗,寒山深林里明明灭灭的灯火都那么温暖。你看见裴迪终要回到那个红尘里摸爬滚打求取功名,你第一次看见一直素心的他写下“相忆今如此,相思深不深”。你看见他一个人站在辋川里,只见天地广阔,山青卷白云,而他茫茫然不知所措。


你多想穿过一千三百年的时光去陪陪他啊,你也想在辋川里像裴秀才一样留下自己的名姓。你看见春夜里,他抖落了一树桂花落在自己白衣上,兜了满衣的桂香,他低下头轻嗅,听那月出之时空山里传来声声鸟啼。石桌上桂花酿还未拆封,坛上还沾新泥,他就那么安静地融进月色里,你多看一眼,你多吸一口桂花的香气,都觉得自己要醉了呀。


你说他诗写的多好啊,他是天下文宗。你说他画作的多好啊,他是文人画的开山鼻祖。后来有个叫苏东坡的大家笑说“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品摩诘之画,画中有诗”。你对着“蓝溪白石出,玉山红叶稀”的诗句深以为然。一转头,又看见那个清净闲淡的人,难得露出了点得意的表情,眼角微微上翘,说自己宿世谬词客,前身应画师。你看见他笑,想明明是笑起来也是一幅画,笑里就蕴一首诗啊。


你在时光的最前端遇见他,那个时候你刚认字,口齿不清听母亲一句句教你“每逢佳节倍思亲”。那个时候你还理解不了什么叫思乡,山东在哪里,茱萸是何种颜色。你只是照着母亲所教的,把一句一词背进心里。


那个时候你用了好久才记住他的名字。


后来你背的不再是遍插茱萸少一人,你读明月松间照,背清泉石上流。你长大了,也在史书里看见他长大。


你看见他在和你一样大的年纪时已独自一人上京赶考,只身一人打入上流社会,成为那个时代的贵族诗人。在公主宴会上一曲《郁轮袍》惊艳四座,琵琶二三声才一流出,在场诸位便已心折。


你看见他刚及弱冠便蟾宫折桂,骑着高头大马春风得意,一日看尽长安花。他也不是一直都如闲云野鹤一般,也曾为软红十丈三千繁华所心动。站在高楼上负手长吟,意气风发地写下少年行四首,大唐华美的画卷如春扇般渐序打开,终等他去添上一笔。


你却看见他犯了错误被贬去济州,又行了多处辗转路,嵩山归隐,又折回长安,再遣往塞外。虽不是命运多舛却也一路波折走来。这些都埋藏在史书厚积的灰尘里,终于看到他半官半隐,匿入辋川,从此清风明月相伴。
你把史书翻到看见他逝世的前一页,你已看过了他的一生,你想你真喜欢他啊。
然后你停住,打算再重头看一遍。
Fin.


“很多人无法理解为什么我会如此喜欢他。”
“我告诉你我有多么喜欢他。”
“王摩诘夫人肯定做不成啦,那就当本《王维诗选》吧,他的诗一大半我都会背,总有一天我能做到全部会背。”
“下辈子想做本《王维诗选》,把他的传世名作,他的锦绣佳句,他的珠玑字字,全都印进身体里;把他的隐秘心思,他的喜怒哀乐,他的悲欢离合,全都刻进骨血里。”
“王维啊,是我在这个浮华缭乱的大千世界里,最为朴素的一桩心愿。”

评论

热度(128)

  1. 许语溪sak《王维诗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