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语溪sak

少识武可取天下,后知文能御九州。
天蓝海阔归春雪,拔剑笑斩照绝色。
主APH全职,庙粉
大写的博爱党
叶蓝喻黄 露中黑三角
三国同人曹郭云亮

喻文州/ 白苔。

尖沙咀恶霸鸡蛋仔:






    白麝香真是非常让人舒服的味道,温和柔润,但又有冷冽的雪松强调了棱角,冷静自持的感觉,有距离感又并非拒人于千里之外,大抵像是大雪天坐在地毯上从敞亮的大幅窗户望出去,白茫茫一片,又没有确切的接触寒冷。


    前调杜松子带出的琴酒味道与木香碰撞,消解了烈酒的辛辣感,凉润舒服的酒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列宁格勒贵族酒窖里木桶装的烈酒,装在珐琅酒壶中捧上来,金发侍女腕上犹有粉蓝绢纱,柠檬缀在杯壁,被冰块消解的水汽蒸腾出细细的酸,散得也很快,非常温柔无害的样子。


    还是意大利人的浪漫,没忘了让薰衣草昙花一现,但区别于其他的薰衣草,这里的味道并不尖锐,甚至可以说是雾状质地,清透温柔,并不会给呼吸带来负担。


    很多时候男香雕琢过度会给人一种精细甚至孱弱的观感,而这支香从头至尾都非常自然,也不像是流行的甜食调与乌德琴香调那样主打辛辣个性,白苔干净的棉麻感非常贴肤,喷着会有点儿懒。但是琴酒雪松与麝香等元素让这支香又并不缺乏应有的男子气概。


    内敛的荷尔蒙与侵略感。线条硬朗明晰,是刀刃裹着丝绸,再怎么温柔也是自信且简洁明亮的,当得起一句秋水为神玉为骨,像喻文州。



发现Acca Kappa白苔实在是很喻,就写了一下,因为的确是太适合了。别的应该不会重复写了吧。


评论

热度(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