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语溪sak_壮哉我大蓝雨

少识武可取天下,后知文能御九州。
天蓝海阔归春雪,拔剑笑斩照绝色。
主APH全职,庙粉
大写的博爱党
全职主叶蓝喻黄
联五厨耀君迷妹若法痴汉
主黑三角红茶会w

【喻黄】沦陷[上]

钧窑笔洗:

#不良x不良#


#相爱相杀【不#


 


【为你翘课的那一天,花落的那一天,教室的那一间。】


 


[上]


 


  黄少天是在第一节课上课前的十分钟,被周遭女生热切的议论声吵醒的。


  


  被吵醒的人睁着眼趴在课桌上发了三秒钟的呆,然后揣着一腔起床气从课桌上爬起来,抓了抓被睡的乱糟糟的头发,一脚踹上他前桌的椅子:“怎么回事?闹成这个鬼样子?”


  郑轩有气无力地回过头,努了努嘴示意他往讲台的方向上看:“喏,新来的转学生,难得转来个长得好看的,你体谅一下人家女生的少女心。”


  


  黄少天皱眉,环着手臂往椅背上一靠,抬头。


  ——讲台上站着长相陌生的男生,一身校服干净整齐,漆黑的碎短发散落额前,碎发下一双眉眼秀气沉静。


  眼睛眯了眯,黄少天在心底轻啧一声。


  是标准的好学生长相。


 


  目光微妙地偏移了一下,看向男生左侧黑板上清隽的字迹。


  喻文州。


 


  哦,叫喻文州。


  他把这个名字默念了一遍,觉得无趣,于是索然无味的低了头,不再看站在讲台上的少年。


  直到他听见班主任的声音:“看到教室最后一排的那个空位了没,班上现在也没别的位置,喻文州你就暂时坐那儿。”


  


  黄少天霍然抬头,深色的瞳孔里是极轻微的诧异和不加掩饰的抵触——


  所谓最后一排的空位,指的可不就是他身旁空出来的那个座位。


  


  更糟糕的是,男生对于班主任的话似乎没有任何的异议,略略点过头走下讲台,步子不算太急,稳在一个步调上。


  


  黄少天虚了眼,乌黑的眼瞳里倒映男生渐渐走近的身影。


  搞笑,谁要和乖巧又听话的好学生坐一块儿啊。


  扫兴。


 


  他在男生停在他身侧的下一秒毫无预兆的抬脚踹上了隔壁的空桌椅,一声短促而刺耳的摩擦声响起,桌脚摩挲着地面,不受控制的漂移了出去。


  


  “……”


  男生停在走道上,垂眸淡淡看一眼被一脚蹬出好远的桌椅,细细密密的长睫微微颤一下,而后抬了眼帘,安静的凝视一旁环着手懒洋洋靠在椅背上的黄少天。


  


  始作俑者扬着下巴,不躲不避地和他对视,彼此的目光在半空中交错,再狠狠撞进对方眼底。


  谁静水流深,谁烈火张扬。


 


视线的交锋只在一线之间,而后黄少天挑了挑眉,在满教室的寂静里慢条斯理地收回脚,抬头冲面前清秀的少年露出一个灿烂而乖张的笑:


  


“乖学生,离我远点。”


  


  *


 


  “……那后来呢?黄少你这么嚣张难道你班主任没揍你吗?”


  “没揍我啊,”黄少天不在意地耸了耸肩,“她叫我‘滚出去’来着。”


  “……”


  问出前面那一句话的李远真是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回应他这句话才好。


  而他纠结的面部表情刚好被抬起头的黄少天收入了眼底,少年顿时就不乐意起来:“你这是什么表情?她要不叫我滚出去我现在能和你们一起翻墙逃课?能和你们一起low到爆的蹲在墙角像个傻逼似的等郑轩也翻墙出来?”


  被说的哑口无言的李远只剩下连连点头的份,生怕自己再多说一句,就又引来黄少天一连串的语音轰炸。


 


  眼下时分,黄少天连同李远宋晓徐景熙几个挨个蹲在操场的外墙边,一人叼了一支棒棒糖,巴巴守在墙边等着没能成功和黄少天一起滚出来的郑轩。


 


 “第一节课都下了好久了,那傻逼怎么还没出来,”初夏的太阳多少有些火气,徐景熙顶着日头蹲的久了,就觉得浑身上下都在冒虚汗:“总不能是掉茅坑里了吧?”


  徐景熙这么一提,其余几个人也都意识到了等待的时间长的有些不正常了,为首的黄少天含着棒棒糖想了想,口齿不清地指挥宋晓给郑轩发消息:“你在QQ上敲他一下,问他怎么还没……”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在一个从天而降,又稳狠准的砸在了他面前的一个书包上。


  


  “……”


  这个突如其来的天降之物像是给围在墙角的四个人施加了一个禁言术,一时间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没有人开口说话。


  良久以后,黄少天缓缓地,低下头,又缓缓地,转了转脖子,最后缓缓地,看了一眼静静躺在他脚边的书包。


  毋庸置疑,书包是从围墙的里面被扔出来的。


  但能够确定的是,这个书包不属于郑轩。


 


  眉头微皱,他警觉的抬头,望了望眼前那堵厚实的围墙。


  一双纤长漂亮的手就在他抬头的同时搭在了雪白的墙头,这双手出现的太突兀,看得黄少天瞳孔下意识地就是一缩。


  紧接着他的视野里就出现了转校生那张精致秀气的脸,眉眼间淡的快要没有情绪。


  


  黄少天眼睁睁看着他在墙头轻描淡写的借了下力,就轻轻松松的从墙那头越过来稳稳落在他眼前,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连气都不带喘一下的。


  简直不知道是翻了多少次墙才练就了这样一身行云流水的本领。


  


  男生在跳下来站稳以后抬了头,零碎的额发下眼风淡淡一扫,就看见了不远处静静躺着的他的书包,以及书包旁边,黄少天惊愕的一张脸和其余沦为了背景的三个人。


  


“……”


  喻文州愣了一下,没想过翻个墙都能和黄少天狭路相逢。


  但是那一丁点的错愣很快被他收了起来,剩黄少天一个人巴巴地看着他所以为的气质干净的“乖学生”走到他面前朝他翘了翘唇角,弯腰捡起丢在地上的书包随意拍了拍,转身准备走人。


  而对方那个唇角微翘似是而非的笑容落在黄少天眼里,几乎与嘲笑划上了等号。


 


  “……你翘课?”


  一直到喻文州走出了好几米,他才从嗓子眼里挤出来三个字,每一个字里都带着直白的质问和难以置信。


  男生没有停下脚步,只是半偏过头不以为意的轻笑了一声,现出小半张秀致的轮廓:“你猜?”


  “我不猜,”黄少天冷声道:“你站住。”


  


  他话落的瞬间,旁边一直cos死人的徐景熙几个才终于从两个人短暂的言语机锋里回过神来,听见黄少天说“你站住”时他们下意识的朝着中间那个男生围了上去,三个人迅速形成了一个狭小却面面俱到的包围圈。


  被堵在圈里的少年瞥一眼围过来的三个人,眉眼间却不见半分动容,挑起眼角看着包围圈之外的黄少天轻笑:“三打一?”


  


  黄少天一扯唇角,扯出个不带任何笑意的笑:“打你还需要三个?”


  喻文州没有反驳他,低着眸也笑了笑,唇边那一线浅淡笑意乍看之下像是温软而无害,黄少天心底却没由来的一跳,警兆突生。


  他直觉向来准的厉害,之前以为喻文州是个乖学生,算是已经走眼过一次。


  所以最好不要再在同一个人身上走眼第二次。


  


  唇角紧紧抿成一线,黄少天面无表情的看着站在包围圈之内笑意温淡的少年,彼此的目光交互,看不见的机锋在半空中短兵相接。


 秒针跳过一下又一下,黄少天在一分一秒的时间流逝里沉默着没有开口说话,围住喻文州的三个人也就一直没有任何动作,紧绷的身体被愈间天上日头一晒,渐渐沁出了汗意。本就紧张的氛围在高温的包裹下,一分分变得更加剑拔弩张起来。


 一触即发。


 


 但一直到最后也没能发生些什么。


 冗长的对峙之后,黄少天忽然抬起手,缓缓打了个手势。


 原本将喻文州围的密不透风的三个人几乎在瞬间松懈下来卸下防备,两三步退回去站在了黄少天身旁。


 


  喻文州看见他们退后神色间也没见什么意外,弯了弯唇角,带出点笑意。


  黄少天简直对他这种好像什么都能预料到的从容和镇静看不惯到了极点。


 


  “喻文州是吧,”他双手插在裤兜里,向后一靠倚上身后雪白的墙,“我记住你了。”


  是男生之间放狠话的标准句式。


 


  但是已经背过身去的男生听见他这句话,就又回了头,晴朗的日光映进他湛黑的眸,深深浅浅的一片笑意:


  


“我以为你早该记住我名字的。”


“少天。”


TBC.


你喻的欲擒故纵玩的很溜。


突如其来的脑洞,为了防止自己开完脑洞就不写于是咬着牙迅速码了个开头。


当然到底能不能防止依然是个问题。


如果之后真的写了,会把全篇放上来。

评论

热度(1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