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语溪sak_壮哉我大蓝雨

少识武可取天下,后知文能御九州。
天蓝海阔归春雪,拔剑笑斩照绝色。
主APH全职,庙粉
大写的博爱党
全职主叶蓝喻黄
联五厨耀君迷妹若法痴汉
主黑三角红茶会w

【索夜/喻黄】《Ewig》

由木_:

《Ewig》



*Ewig,德语,译作“永恒的”
*索夜性格参考喻黄
*可作喻黄看
*半夜睡不着脑洞产物



01.

他醒过来的时候天在下雪。他是被冻醒的。

说实话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不知不觉靠着埋骨之地废墟的某块石块睡着。这不符合他的性格。但或许他真的很累了。

他一向很警惕。
这点认知很重要。
是的,他想,好吧,我有点饿——但现在可能不是饿的时候。

他裹了裹法师的披风,拿起法杖支撑自己又走了几步路,严寒钻入他骨头的关节里,让他感觉膝盖痛得发酸。
他于是又找了一块还算干净的石头拍干净上面的积雪。

最上面的一层积雪干净到逆光,最下面一层雪却全都和血融到了一起。虽然比血的颜色要淡很多,但血的铁锈味是盖不住的。

他顾不得这么多,意识宣告着他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他已经找了太久太久,筋疲力尽。他不得不坐了下去。

积雪遮盖到他的脚踝,法杖下面很长一段都陷在雪地里。

他相信他的靴子尖此刻满是鲜血,法杖下面也是血淋淋的一片。

此地名为埋骨之地。顾名思义。

他找了很久,但他还得找下去。他必须找到夜雨,也必须找到冰雨。



02.

“我听说你是个好法师,前一任法师很欣赏你。”那个时候夜雨对他说,“但是索克,你的行动速度太慢了,嘿,要我背你走吗?”

他那时候微笑回答:“我想不用了,你知道我还没残废。”

“按照你这个破烂到见鬼性子,我敢拿我骑士的信誉担保,你花一个月都没办法从王都走到埋骨之地。”

“收起你的信誉好好揣在口袋里吧。”他看了一眼抱着剑摇头晃脑的夜雨,微笑道,“你知道骑士很忌讳这种东西。”

“你是指打赌这种类似东西?……啊啊我是不怕的,有一次我在小镇的酒吧里和一个外来人比赛掰手腕,我说我输了我就把冰雨赌给他,他说他输了他就把他最宝贝的蓝宝石给我。你知道我喜欢做机会主义者的,我知道我不会输——那块蓝宝石我还送给你当礼物了,很漂亮是不是。”

“好了打住,”他道,“夜雨,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所要保护的每一寸土地都是你的义务,有些话不能随口说。另外一提,你当然不能输。”

“是'不会输','不能输'是排在它后面的。我是最厉害的骑士。”夜雨继续喋喋不休啰嗦道,“你看,每次我都是第一,什么事情我都能第一个做到对不对,啊呀我也知道我很厉害的嘛你就不用夸我了……”

索克静静地笑着看着他,而后道:“是的。但是丧钟终有一日为你我敲响,这是我们的宿命。”

夜雨听到这话终于不说话了。

他们站在空空旷旷的大殿里,头顶壁画辉煌生动,像是传递一种无言的祈祷,但是宿命的铁丝紧紧勒住他们的喉咙,一点点收紧。
他似乎有点不甘心,握紧了拳头又松开,愣愣看着头顶壁画,仿佛可以从那些惟妙惟肖的图案花纹里得到救赎一般。

很久后,夜雨才低下头,闷闷道:“你的法杖,是不是从古战场废墟堆里拿回来的?”

索克道:“彼此彼此,都是鲜血淋漓的。”

夜雨道:“啊,啊,只要这条命还没有死,就要流血到最后一刻是吧!”

索克道:“理论上没错。”

夜雨拿着他的冰雨对着虚空划了几下,哈哈道:“你看着,我要成为第一个永生的骑士。我要守护我自己的荣光。我要活下去。我会活下去。”

索克握着自己的法杖,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微笑着看他。



03.

索克萨尔拿到这柄法杖的过程并不轻松。

他虽然是上一任法师钦定的下一任法师,但这并不代表法杖属于他。

他从战争的死人堆里找到了前一任的法师,他已经死了很久,浑身都是伤口,死相非常糟糕。

法杖就掉落在附近的乱石堆里。
全是血。
微微凹陷下去的六芒星章纹被鲜血填满凝结,和法杖的漆黑颜色融为一体,有一种类似铁锈的味道弥漫开来,鲜血凝结的坚硬外壳直接刺破了他拿起法杖的手掌。

那也是这样的一个冬天。
可以冻结血液,埋葬所有的热情和年轻的活力的一个冬天。

他擦了很久才把法杖擦干净。

他带着法杖和前任法师的尸体回到王都。一身狼狈。但他觉得更狼狈的应该是苍白的灵魂。
从他接手法杖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从面前血淋淋的尸体上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他想活下去。他不想死。

法杖一开始并不认可他,但他后来有一天对着法杖说了一个词,法杖突然就认可他了。

于拥有灵性的法杖而言,它无疑是听到了天籁之音才愿意拥戴承认索克萨尔。

“所以?”夜雨后来问他,“你说了什么?”

“Ewig.(永恒)永远守护我的荣光。”

“哈哈哈哈哈我当是多厉害的词,原来就一个永恒。你知不知道你的诅咒其实差劲到死,”夜雨并无恶意地嘲笑道,“能成真吗?——哦,其实我也想成为战无不胜永生的骑士,彼此彼此啦。”

“它希望我可以承诺——即使只是口头上也已经足够了,虽然听起来像天方夜谭,但我会努力的。我想活下去。”他问,“你呢?冰雨很听话?”

“哦……我和它喋喋不休交流了七天七夜,有一天它就啪嗒从剑鞘里摔出去了大概是被我念得晕头转向了这样也好啊反正它归我了其实这招挺管用的嗯我觉得我很厉害……”

“上一任骑士也牺牲了?”

“……嗯。”夜雨道,“死相也很糟糕。”他继续闷闷道,却不自觉把手攥紧了,“但我有这个觉悟了,我想活下去。”



04.

在有一次酒会上,夜雨坐在他身边,一边看着从旋转楼梯上走下来的曼妙女郎一边对她轻佻地吹了个口哨。

那女郎对他笑了一下,抛了个媚眼,手臂却挽上一位走上前的贵族伯爵的手,与在大厅里与众多的伴侣一般,踏着连绵不断的旋律一起不知疲倦地旋转,旋转。

夜雨打了个响指,道:“我讨厌圆舞曲。”

索克道:“看来你讨厌虚幻的繁华。”

夜雨道:“我想你没说错,我的确是讨厌——但我总觉得我还是想要什么……”

他问:“什么?”

夜雨看着头顶的壁画。
索克发现当夜雨有些迷茫的时候,他总爱看头顶的壁画。
于是他也和夜雨一样,微微仰头看着壁顶的图案。

夜雨掰着手指喃喃自语:“我也不知道。索克,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我要找到它,我会找到它,哪怕我将追寻它至死。”

索克道:“你现在的迷茫情怀很有做诗人的潜质。”

夜雨却岔开了话题:“我看到你在全城庆祝胜利的时候砸坏了一个酒瓶。”

索克微微有些茫然:“是吗?”

夜雨道:“是的。他们的欢呼建立在无数的死亡上,于情于理我们都不该开心——那些死去的人是在我们的带领下征战的。说实话我看到你砸坏那个酒瓶露出的难过神色,我居然有点开心。我觉得我们是一起的,一直是一起的。我是不是很奇怪?”

索克道:“我也看到你做了类似的事情。”

夜雨道:“啊,是吗。大概吧。但我现在好像已经对于死亡麻木了。索克,我讨厌永恒,让Ewig见鬼去吧,如果永恒荣光的代价是麻木,我选择解脱。”



05.

索克萨尔忘记是什么时候的哪一次战役了。
记得这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并没有实质性的意义——毕竟战役频发,夜雨一直征战四方。如他所言,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那一次夜雨在敌军快要攻破王都城门时绝地反击,大获全胜,彻底击溃敌人的防线。

胜利那天,整个国家都在欢呼这场胜利。贵族举行宴会,民众彻夜狂欢,整座城市沉浸在一种近乎癫狂的状态里。

夜雨记得那场战役过后,他原本身后浩浩荡荡的队伍只剩下几个稀稀落落的人,他们勉强拿着剑支撑着血迹斑驳的身体,对着残阳露出一个苍白无力的微笑。

——见鬼的胜利。

夜雨忽然感觉到一种宿命的血液在他的身体里翻滚,那是一种即使是入棺后都无法平息下去的颤栗,从冰雨归属于他的那一刹那就命定的罪恶感突然撞击他的灵魂。
他的脑海里舍弃了背后飞奔出城的欢呼声。
他的脑海里只剩下丧钟声鸣。

索克在那个时候找到他。

夜雨就站在残阳下,一个人站着,仿佛一尊雕塑。

地平线在金色的光芒下逐渐弱化了轮廓,像是被灼烧一般蒸腾起绵延不平的线条。

落日只剩下半边没有坠落下去,红得仿佛要燃起火焰,抵达这片土地时却只剩下冰凉的温度。
它像是一只漠然的独眼,冷冷看着这一切。

冰雨被夜雨直直插进浸满鲜血的泥土里。剑柄上血迹还没有干透。

夜雨在模模糊糊间认出了索克。他有意识的时候,索克就已经站在他面前了,神色似是哀伤。

他像是突然清醒过来,抓着索克宽大的袍子,慢慢跪下去。
索克没有说话,任由夜雨满是鲜血的手抓着他的袍子跪倒在他面前。

夜雨低着头啜泣道:“原谅我,亡灵啊,原谅我,亡灵啊……我恨战争……我恨这个身份……好多人好多人……我恨……”

索克知道他的挣扎,却无能为力。
他一直都清醒地看着各自走向沦亡。

当生命意识逐渐被一次又一次的死亡染成血色,开始逐渐麻木的时候,要么走向不败的永恒,要么走向弃世的征途。

二者无一例外,都是沦亡。

无能为力,无可奈何。
这就是最残酷的诅咒。

他们守护这片土地,不负自己的使命与荣光,代价就是付出生而为人最为可贵的生命意识。

那些珍贵的生命啊——

他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夜雨,轻轻抚摸着他满是鲜血的脸,用干净的袖子一点点耐心地帮他擦干净血污,随后俯身在他头顶的发旋落下轻轻一吻:

“你不能倒下。夜雨,战斗下去,我将永远为你祈福。”

夜雨没有抬头,他只是感觉到索克的手仍旧在轻轻抚摸他的头顶,给予他安抚。

索克道:“你明白,这就是宿命。”

夜雨过了很久才道:“索克,我憎恶永生。”

索克道:“你要尝试爱它,你说过你要努力活下去的。我总是与你在一起的。”



那一晚王都弥漫着香槟的味道,醉醺醺地沉浸在酒精带来的纸醉金迷的愉悦里。

子夜钟声响起,王都渐渐沉静。

满街都是狂欢后遗留下的形形色色的垃圾。

夜雨勾着他的肩,一边走,一边指着天上半明不灭冷如清泓的星子喊道:
“见鬼的!……我恨战争……我恨……只留下我一个人……我恨……索克你听我说……我恨……”

索克扶着他摇摇晃晃走回去,脑海里浮现出当年明亮如光的年轻人的模样。
年轻人拿着冰雨对他笑,他说,我的荣光;他说,我战无不胜;他说,要成为第一个永生的骑士。

那个时候明亮的年轻人,如今浑身是血,声音喑哑带着撕心裂肺的疼痛,手臂勾着他的肩,昏昏沉沉走在灯光昏暗的大街上,在狂欢结束后,才有权利从明亮的大厅走往昏暗的冷街,然后走向更深更黑暗的拐角,那里面充斥着死亡的气息。

死神伺机而动,从内而外腐朽。



06.

思绪收回。

夜雨看着那个和贵族伯爵跳圆舞曲跳得起劲的年轻女郎,指着她道,道:“女人?”又指了指自己衣服的蓝宝石纽扣,“金钱?”然后又指了指眼前的贵族们,打了个响指,嗤笑道,“权力?”

他最后总结道:“所以我说我不知道我要什么——这些我都不要。”

索克要被他逗笑了,然后给他递过去一杯酒,说:“看来你缺的东西很有深度。”

夜雨没有否认,他无所谓地耸耸肩,没有接过那杯酒,眼睛看着大厅被烛光映得五光十色流光溢彩的琉璃窗。

他道:“索克,你知道,胜利女神一直眷顾我。她驾着四轮马车手持弓矛来庇佑我,可我从来不需要她,我只信你的诅咒。”

索克想了想,道:“我记得有人说过我的诅咒很差劲。”

夜雨摸了摸鼻子,心虚地嘿嘿笑了两声。

说实话,这么小孩子气的行为,已经很少看到了。索克也忍不住跟着他微微笑了起来。

夜雨继续道:“因为我们的命运如此相似——直到到血流尽,命运才肯放过我们。我们最应该爱的应该是死神。”

索克道:“曙光女神也很美。”他站起身,打算离开了,背对着夜雨道,“夜雨,厄尔斯赐予我们看到明天的权利。活下去。”

夜雨没有回答。

他在离开前才听到夜雨在他身后模模糊糊地回答:“可是我现在好像有点恨永恒。”

他叹了一口气,回忆起那个时候口口声声说着要成为第一个永恒骑士的年轻人,回忆起他自己对着法杖承诺过的Ewig,心中五味杂陈。

大厅外的风很冷。
大厅里却纸醉金迷,繁华掷地有声。



07.

他听闻夜雨要去埋骨之地打仗。

临行前,索克在大殿问他:“你还会回来吗?”

夜雨一贯都是高傲地说自己战无不胜,这一次却难得沉默了。

过了很久,他才说:“我努力。”

索克立即感觉到一些什么东西已经留不住了。
他突然道:“埋骨之地,是个好名字。”

夜雨的肩微不可察颤了颤,然后尽量平静道:“索克,我还是觉得我要去找那个我缺了很久的东西。我有预感,就在那里。”

索克道:“既然如此,我不会挽留你。”

夜雨走了几步,忽然急匆匆返过身走到他面前,突然不由分说给了索克萨尔一个坚实的拥抱,夜雨的唇抵着他的耳廓,声音很轻,却难过得仿佛要哭出来。

他说:“索克,不必等我回来了。索克,索克。”

然后立刻松开了他,转身就走。

索克捏着他的法杖站在原地不动,很久之后才缓缓意识到眼泪已经涌上他的眼眶。

他一向引以为傲的温和从容被这简单一句话就轻易击溃。

他知道夜雨这一去注定没办法活着回来。
他知道。
他早就知道。
但他阻止不了。

他合上眼吻上自己的十字架,道:“愿死亡给予你一场满足的盛宴,愿你摆脱永生的苦恼束缚。”

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他微微仰头想要平复过于强烈的情绪,眼泪却已经流了出来。

他用力握住自己的法杖,十指发白。

仰头就看见头顶的壁画。
从此以后,只剩他一人独自仰望。



08.

夜雨没能够回来。他的军队获得了胜利,但他却死在了埋骨之地。
所有人都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结局,除了索克。

他步行前往埋骨之地,那里有常年不化的积雪。

以前夜雨嘲笑他一个月都走不到,但其实他只花了半个月就赶到了。

他想过要带夜雨的尸体回王都,但是这块墓地是夜雨自己挑的,他选择尊重他。

他在废墟里走得筋疲力尽,最终找到了冰雨。
他抱着那把血迹斑斑的剑就像抱住了夜雨,整个人都在颤抖,死亡和冷冰的实感第一次让他产生了绝望的感觉。

他最终把这把剑带回了王都。

血迹和白骨都被风雪掩埋,索克想,夜雨这块地方挑的很对,埋骨之地,一旦在这里倒下,就再也爬不起来了。被千年风雪啮噬躯体,是一种残酷,又是一种解脱。

他后来经常会吻上自己的十字架,轻声问道:“夜雨,你一直在找的东西,是死亡吗?”



09.

他看着风雪一点点掩盖自己的躯体,一点点冻僵自己的意识,血液染红面前的一小片雪地,又被新雪争先恐后地掩盖,瞬间消失踪影。

他露出一个苍白虚弱的微笑。

然而,在死亡的前一刹,他满脑子不是关于死亡种种永恒的荣光种种,他的脑海里只剩下那个无尽的黄昏——他跪在索克面前几近崩溃地啜泣,索克俯下身轻吻他的发旋,给予他生的救赎。

那个无尽的黄昏。

那个离别前的拥抱,他只要偏一下角度就能吻上索克的侧脸。但他没有。

他突然有些感到遗憾。

但很快,他彻底失去了意识。永恒的,失去了意识。



10.

索克带着冰雨回到王都。

法师原本不需要征战四方,但自夜雨死后,索克屡屡请战——直到冰雨找到了他的下一位骑士。



那个冬天的战役爆发在埋骨之地。
索克请战,那一次他没能回来。

被索克萨尔钦定的下一任法师也只是从埋骨之地带着法杖回来,却没有带回索克的尸骨。

有人说埋骨之地的诅咒便是死亡狩猎的讯息,我们王国最优秀的骑士和法师都无法活着回来——甚至他们的尸骨都无法被带回来。



11.

“下一场战争地点在埋骨之地。”披着法袍的年轻人笑了笑,抚摸着法杖的六芒星纹路,轻声道,“抱歉,我食言了。我想我爱夜雨胜过爱永恒守护荣光。我生而为人,我不想就此失去宝贵的生命意识。夜雨选择这样做,我也选择这样。我总是和夜雨在一起的。抱歉。”

他站起身,看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雪,对着法杖轻声道:“丧钟已为我敲响。我已经为你挑好了下一任法师。我想你会喜欢那个孩子的。”



新任法师在典礼上接手了原本属于索克萨尔的法杖,年轻的眉眼仿佛还不明白在前面等待他的未来究竟是什么。

他朗声道:

“我将永恒捍卫神明赐予我的无上荣光。”



FIN.



后记:

就当是一次练笔吧。
字数也是凑数的水平,水就水吧,有总比没有好,就不管它了ORZ
爆肝的手速比平常好多了……然后似乎文风有点扭转不过来了,西方魔幻架空写着有点别扭不大会写……但其实我还挺喜欢这种设定的……可是写不好。

第一次全职练笔就开虐……是不是不太好反正喻黄甜文多,不缺我一个嗯……写着手生不知轻重,写得不好所以就请多多担待吧qwq
以后还是早点睡吧杂七杂八的就不要想了ORZ
/陷入沉思.jpg/

由木_
2017.08.23





评论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