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语溪sak_壮哉我大蓝雨

少识武可取天下,后知文能御九州。
天蓝海阔归春雪,拔剑笑斩照绝色。
主APH全职,庙粉
大写的博爱党
叶蓝喻黄 露中黑三角
三国同人曹郭

[多cp]你尽管跑,跑的出去算我输(上)

仓阿落——!:

#灵感来自一场密室逃脱之行
#不好笑,cp内容不是特别多。
#其实是个鬼故事
#逻辑问题无视就好x


“所以……”肖时钦皱着眉抱臂打量着眼前的建筑。
“你们把我们拉到这荒郊野岭里来……”张佳乐不确定地问,不宜察觉的后退了一大步。
“是为了方便就地分尸吧?!”方锐写满惊恐的脸上一双眼瞪得滚圆望着淡定的冯主席,声音都在抖。
“你们要相信联盟。”冯宪君的语气透着苦口婆心,可落在国家队众人耳中的就带着点幸灾乐祸的意味。


自从苏黎世一战成名,这群在荣耀世界里驰骋的英雄就经常收到联盟的召唤齐聚参加一些商业活动给联盟赚赚钱打打名气,所以当他们又一次被紧急征用的时候都很麻木了,麻木到没人去关心究竟要去做什么。
所以的所以当他们齐刷刷在面前这栋里里外外都流露着年久失修四个大字的两层小楼站定时,每个人的脑子里都不由自主闪过一些杀人灭口之类的词语。
若说是人为布置出的破败景象,也未免太逼真。
“密室逃脱,玩过吗?”冯宪君指手画脚的跟一众神情或迷茫或惊恐的选手比划着,“就是把你们关在一个小黑屋,然后你们得想办法跑出来。”
“撬锁?”黄少天惊讶。
“翻窗?”张佳乐好奇。
“直接踹门?”孙翔跃跃欲试。
“……”冯宪君开始担忧这帮人退役之后的发展会不会出现什么方向性的问题。


这体验馆从外面看已经称得上古董,往里一走就更加感觉到装潢的简陋,透着老旧气息的大厅不似人为做出来的,墙角泛着银光的蛛网更是印证了这里的年久失修。
入口站着个孤零零的工作人员,顶着杀马特头涂抹着张惨白的脸,笑的蠢蠢欲动,恨不能把厚重唇印烙在每个人的脸上。
“咱们没走错?”张佳乐暗搓搓跟王杰希咬耳朵,“我怎么觉得这地儿透着不靠谱?”
王杰希掐指算了算,没说出个所以然,摇摇头,神情在一脚踏入吱呀作响的门槛时愈发凝重。
“您别奇怪,咱们这儿是家老的鬼屋改造了新开张的,”他颇有点不好意思似的陪着笑,“破是破了点,倒不至于有什么问题。这里是全自动的设施,活口儿只有我一人。请您把手机留在外面,不要加密,打开通讯录选择一位最信得过的联系人——入场后每位会有一分半的外界求助时间。”
“密室的主题目前不方便透露,只能告诉各位总共有三关,前两关会分组进行,最后一关需要大家的齐心协力来完成,每人一个对讲机,组和组之间可以想办法互相联系——如果你想得到的话。”
“这……”这种要求还真是闻所未闻,众人都犹豫了下,不过最终还是像没长大的中学生似的交出手机,齐刷刷码了一排。
“准备就绪,欢迎进入密室的世界——”


“我是不是忘记告诉他们什么事儿了?”冯宪君杵在门口想了半天猛地一拍脑门,“嗳,不就是里头的摄像机会随机拍十张照片儿呗,还当多大事儿呢。”
——————————————————
喻文州踏入门口的一瞬间,险些被过于明亮的光芒晃花了眼。他想起自己刚刚通过长长的漆黑走廊,一路都紧紧拉着的黄少天进门前一秒还在喋喋不休,可是就在进门这短短一瞬就失了踪影。
他粗略打量了下目前的环境,一间四方的屋子并不是很大,四周墙面都是新刷的,表面还带有一层薄粉。正对着门的墙上有个一人来高的柜子,明显是分了上下层。柜子上了锁,正中央上下两层的连接处有个大型的按压板,上面有十二乘十二的地鼠机似的一四四个按钮,按下按钮在按钮周围会散发出蓝光。左侧手边有个透明的玻璃箱,箱子上有六位的密码锁,玻璃箱里放着一个看上去没什么用的手电筒。
身后门传来剧烈声响,两个人手拉手闯入门里——唐昊和孙翔,都是一副有点狼狈的模样。尤其是孙翔,黑衣肩膀的位置上拍着一个白花花的掌印,五指痕迹分明,显而易见是用了很大力来抓取。他神色还有些惊慌,抓着唐昊的胳膊抖得厉害。
“一路都好好的,就、就在门口,门口有东西在抓我,使劲抓我!”孙翔哆哆嗦嗦的说。
“或许这就是游戏设计的一环,不要慌。”喻文州尽力安慰着他,心下却反复着工作人员那句无心的“这儿就我一个活口儿。”
而之后闯来的张佳乐和方锐都神色如常,除了抱怨了下不开灯的长廊实在有点吓人之外都没什么异样。
或许真是自己多心了吧。
“不管怎样……”喻文州想要组织起眼前的队友抓紧时间下手,这屋子虽然亮堂却带着说不清的压抑感,不宜久留。
然后头顶的吊灯啪的一声就灭了。
沙哑的声音笑的神经质,自潜藏在不知何处的录音机里传出,狭小的房间里回荡着毛骨悚然的回声。
“呵呵呵呵呵。”
“听好了,小虫子们——”
“在夜幕降临之际——”
“在天际破晓之前——”
话音被强行打断,枪声乍响,警铃大作,远远传来不许动的吼叫。
衣料摩擦中,手铐上膛的声音。
以及最后男人的声音绝望的嘶吼——
“二十年了,我关在这里二十年,死在你们这十二个小崽子手里,值了!”
灯亮了,录音带播放到尽头咔哒一声卡带,戛然而止。
六人听得都有些出神,被明晃晃的灯光一刺激纷纷闭上眼。
再睁眼,喻文州没急着说话,重新仔细打量了一遍四周。
没有录音机,从头到尾没有录音机出现在这间屋子里。
“……让我们从这个密码下手吧。”他试图转移着大家,以及他自己的注意力。
箱子上的密码共有六位,显而易见,这六位数字要从短暂的录音中获取。
“二十,十二。”方锐敏锐捕捉到两组数字,“另外两位数?”
“戴表了吗,看下时间。”
“下午四点。”
“平时几点钟天黑,几点钟天亮?”
“这个位置的话……大概八点钟天能完全黑,四点天就该亮了。”张佳乐侧着头盘算。
“所以就是……零点,二十年,十二人?”唐昊把手放上了柜子的密码锁。
“嗯,一二二一一二。”报出这数的时候有些哭笑不得,密码锁应声而开,喻文州接过唐昊递来的手电琢磨了下。
很明显,明亮的房间里不需要照明设备,而手电筒除了简单的白光当然也可以——
指节推动按钮,紫光亮起,重叠着灯影在墙壁上打出一片绿色的斑驳痕迹,像一张巨大的棋盘。棋盘的某些格子里用很小很小的字迹写着几座城市的名字,无一例外都是外国的。
喻文州数了数,不多不少正好一四四个格子。
“所以……”李轩纠结着问,“我们要以什么顺序按下这些对应位置的按键呢?”
“经纬度?”张佳乐头一个猜测又很快否定了自己,“不可能,太复杂了。”
“这个猜测的范围太大了。”李轩皱着眉没个头绪,“往大了说,所有的地理意义都可以用来定位顺序。”
“也许是跟他的剧情相关的?”方锐想起了录音,“每座城市的犯罪率?”
“……你们为什么不会觉得,这是个时区的问题呢?”孙翔突然插嘴,直眉楞眼的说。“不然他们为啥要在冲着那边墙的方向画个小太阳啊?”
“嘿你还真别说,是有个小红点!”唐昊凑近了看看,“孙翔你眼睛挺尖的啊?……等等!”唐昊吓得一口气倒退了好几步险些撞上对面的墙板,一米八的男人用冷汗直流形容毫不为过。
“是血,血……”
“哈哈哈唐昊你瞅瞅你那个小胆,这肯定是人工做出来的啦,你到底在怂啥啊笑死我了……”孙翔却全不在乎,笑的前仰后合的,连带着被吓了一跳的李轩三人都一起笑的轻松。
喻文州没有笑,他已经笑不出来了,甚至少有的没耐心催促了他们几人。
方锐看他盯着荧绿荧绿的墙面脸色不对还当他晕血,也没多话,直接呼叫了对讲机,请求拨通求助电话。
不出所料的,隔着一重对讲机一重电话的电流沙沙声林敬言的声音严重失真,然而听在方锐耳里还是可贵的熟悉。
“喂,老林,甭问快帮我查下这几个城市的时区——”
他一边问,这边的喻文州一边在板子上按照顺序按压小小的蓝光按钮,随着方锐最后报出的定位,面前的大门轰然洞开,露出了一上一下两个半人高的洞口,明显是要这六人兵分两路。
上面的洞口尽头有着微弱的光亮,而下面的则是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这样,唐昊你个孙翔分开走,别浪费你们的通话机会。”喻文州做着最后的部署,仍旧保持着冷静自若的模样,“剩下的咱们就一边俩人,行吗?”
众人没什么异议,抬头的抬头弯腰的弯腰,结伴向下一关走去。
“喻队,你快走啊?”
“马上!”
灯熄灭的刹那,喻文州再次回望着墙上那棋盘似的纹路,从远处看线条愈发扭曲,像是……
像是特意掩盖什么而附着上去的。
比如,血迹。






emm不要脸打了所有会出现的cp的tag。
分为上中下三篇以及与全职无关的番外篇,敬请期待。





评论

热度(337)

  1. 许语溪sak_壮哉我大蓝雨挽天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