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语溪sak_壮哉我大蓝雨

少识武可取天下,后知文能御九州。
天蓝海阔归春雪,拔剑笑斩照绝色。
主APH全职,庙粉
大写的博爱党
全职主叶蓝喻黄
联五厨耀君迷妹若法痴汉
主黑三角红茶会w

【叶蓝】各有千秋

温言L:

*一年前写的,我自己觉得满意的叶蓝
*第三方叙述,第一人称
*他们不是只大大和小透明,没有鸿沟,没有山水阻隔,他们只是各有千秋。


蓝河哑然失笑:“到底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我和他有大距离呢?我们俩经常吵架,因为各种柴米油盐的小事——但是从来没有因为我们身份有别。”

1.
我是荣耀娱乐报纸的小记者。
当时读大学的时候我喜欢打荣耀,虽然技术不怎么样,但是就是一腔少女热血的喜欢,那会电竞之家还没有创办很久,我几乎算是第一批读者了。
我本来想一毕业就直奔电竞之家当记者,又圆了我的电竞梦,还当了个说出去很体面的文字工作者。
结果现实给我当头一棒。原来我傻得可怜,以为公众新闻报纸就只有晚报日报,荣耀就只有电竞之家,殊不知还有太多太多不知名的小报社在腥风血雨的厮杀,争夺大佬阴影下的一席之地,盼望有一天也能翻身上位。

不巧的事,我就成为了这种小报社的一个小记者。真正加入了这行才知道这才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啊,考试算什么?顶多被导师训一顿,现在要是输了可就真没饭碗了。
这段时间我的压力很大,因为我现在就面临着被炒鱿鱼的危机感。

小报社实在在残酷竞争里不堪重负。资金不足,人脉也不够广。现在行业的挤压已经快让我们没有容身之所,老板美其名曰威胁我们不好好干就裁员,其实我觉得,他自己也慌得不行。
谁看不出来呢?我们可是面临着倒闭破产啊。

现在想要保住饭碗,保住这个报社,只能想方设法搞个大事情。但是怎么搞起来呢?荣耀圈里最耀眼的肯定是那些顶尖高手和反复的赛事。但是比赛人人都写,我也没那个信心写一篇文惊天动地震撼万千玩家。那至于职业选手,什么叶修,黄少天,王杰希,都是天边的晚霞,看得见摸不着——离我们太远了。
而以我们的能力能采访到的职业选手,也都是那些草根小战队,那些还指望着我们的一纸新闻帮他们“上位”的小透明。我们可能依靠一个想依靠我们的人吗?

我们现在一天写十几篇稿件,我好像一下回到了小学暑假的最后一天,要把老师布置的作文都写完。写到心力交瘁的时候,我打开浏览器摸鱼,还安慰自己是看看别人的新闻找点灵感。

那一天我在摸鱼的时候,旁边弹窗弹出来了一列相关推荐,而正是我手抖点进了其中一副模糊的照片,我的现况完全的被改变。

【媒体偷拍·电竞第一人叶修与出柜男友在豪车里行不可告人之事】

厉害了,这标题搞定好像他拍到了叶修车 震似的,要是有这种大新闻也轮不到他只存在一列弹窗里了。
都是标题党,夺人眼球,我懂我懂。

点进去不出所料,只是几张非常模糊的照片,在一辆黑色轿车里两个人的人影,都很模糊,靠窗的那个还清晰一点,能看出来是叶修,而里面那个就真的糊一脸。

这标题党看起来和我一样是“饿”到有一点白米粥就大加称赞它是山珍海味了。首先这辆看起来像是神O专车的,怎么就是豪车了?还有从照片真看不出叶修和那人在干什么不可告人之事,只是他领子上搭着一只手,大概是那个人在帮他理领子吧,就这样,描述的和少儿不宜未满十八禁看似的。

不过看了一下这篇文章的浏览量和评论量我心累,真的不多,也就是我写的三四倍而已吧。人人都知道是标题党,但是人人还是要点进来看,气人。

下面评论多半都是痛骂小编的,但是so what,有热度就够了,干这行谁管你骂还是捧呢。

唉,麻木的中国网民,愚昧的荣耀玩家。但是为什么我就没拍到一张叶修和他小男朋友的照片……

“啊!我为什么没有!”我突然一拍鼠标,懊恼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是啊,是啊,我真是傻,这正是个大好机会不对吗。

蓝河,蓝雨公会蓝溪阁的第十区会长,五大高手之一,长期游离在网游里,但是在荣耀职业选手里的确算不上什么。在叶修退役的那段时间,两个人在网游里有一些交集。据说蓝河还管理过兴欣公会,当时的目击者表示他们俩肯定在那会就勾搭上了。
这些我原本都是不知道的,直到前年12月份时候,叶修突然发了一条微博(他总共发过的微博真的一双手数的过来而且还是包括战队宣传和转发的那种):
“小朋友生日快乐,送你一朵花。”
下面的配图是他自己的手里握着一朵玫瑰。

这条微博震惊荣耀界,不论这种唯美画风和叶神完全不着边,就单单从字里行间透出来的暧昧就足够玩家们脑补一年。网友纷纷猜测这则带着浪漫爱情气息的生贺是给谁的时候,正主毫不犹豫的现身了。

蓝溪阁-蓝河:谢谢,收下了。/兴欣-叶修:小朋友生日快乐,送你一朵花。【玫瑰jpg】

蓝河?!

一夜爆红不过如此,蓝河这个称得上名不见经传的名字就这样和叶修捆绑销售地被推上了风口浪尖。知道他的不知道他的,喜欢他的不喜欢他的,都开始关注他。
其实我挺心疼他,本来平平常常过日子,就是因为和大神出了个柜,就被人肉得不行。好在叶修决定和他公开,一定也不是打算让他受伤害。但是纷乱的语言太多了,那些决定他配不上叶修的,觉得他们最崇拜的电竞选手不该是个gay的,众说纷纭,总之有这么一段时间,两个人大概都体无完肤,尤其是蓝河。

这大概就是在残酷的现实里做出一些实质性决定时所要承受的。

两年过去,言论总算是渐渐消停下来,他和叶修是一对大家也慢慢明白了,还是挺多人开始认可和祝福他们。而作为荣耀世界,劲爆的新闻并不会少,就像抽卡一样,叶修出柜这样的ssr不一定多,但是各种比赛和选手的sr也一定不少。人们的关注点也很快就改变了,叶修依然是那个史册里的大boss,没毛病。

说了这么多,我想表达的就是,蓝河,可能是我的救星。
如果我能采访到他,很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而采访蓝河,可要比采访叶修黄少天容易多了。哪怕他的二重身份是“叶大教科书的男朋友”,但是在荣耀里,也只是个公会会长。而在他和叶修刚宣布的时候,没有一家报社能采访和拍到他,这大概也是当时叶修对他所做出的保护吧。

但是现在,大风大浪
都已经过去的差不多了,他在荣耀里的主流身份大概也回到蓝溪阁会长。其实问他一些问题,相当于——甚至好过采访叶修。美国的政策都五十年公布一次,联盟里最风生水起的cp也该公布公布情感经历。

而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最适合公布这则新闻的,都该是一家有诚意,有素质的小报社。

很巧,我就是其中的一员。


2.
“嗯,什么事?”
公会会长就是好啊,根本不用走什么大途径,还好我的技术凑合,开了个小号加了蓝溪阁跟团打了一波副本就能和蓝河勾搭上了。
的确如传闻里说,是个脾气特别温和的人。他声音也很平和,不知道是不是我的主观想象,感觉他的尾音里总藏着一点温软的少年气,年龄应该不大。

“蓝团长真是和传闻里一样好脾气啊哈哈,谢谢带新人。”听说可以调戏一下,我坐在屏幕前,想着下一步的措辞。

“姑娘打的也不错,下次也一起下本吧。”蓝河回复我,这应该就是那种说话讨人喜欢的类型吧我想。“找我什么事呢?”

我也不是拖泥带水爱绕圈子的人,直切主题:“不好意思啊蓝团长,我有挺多问题想问问你的。”
“说吧。”

“说出来有点惭愧,我也是通过叶神知道蓝团你的,但是我是真喜欢你,不然我怎么来了蓝溪阁呢对吧。但是刚刚我们的boss被兴欣工会的人抢了,现在两家不是联盟了吗,怎么还自相残杀?”

对面沉默了一会,然后说:“姑娘其实是想问我和叶修的关系吧?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

我噎住,居然就这么被拆穿了,不管怎么样还是有点狼尾巴被当场揪住的尴尬。
“好吧是啦,生活如此艰难就不要拆穿了。”我在语音里故意叹了口气,大概能让他听见。“我是记者,不知道蓝河大大介不介意约出来啊?”

对面有沉默了一会,传来一声无奈的笑,满满的气音:“我当然有空,但是你能采访我什么呢?我这里一点料也没有,如果是想问叶修的私生活的话,我建议你还是百度百科一下,已经有很多人扒过了。”

我连忙正色道:“不是的,我就是想采访你,蓝溪阁第十区会长,不是叶修男朋友。”

对面第三次沉默,让我有点紧张,毕竟唐突,生怕对方撂下聊天框就走人了。但是过了一小会蓝河就回复我了:“行吧,冲你这么与众不同的请求,地点你约吧。”


3.
我和蓝河约在一个很雅致的咖啡厅,在大图书馆里面,大面的玻璃把早晨微薄的阳光折射在咖啡里变成醇苦。
这是我第一见到蓝河本人,他和他的声音一样,很干净。很年轻,可能大学毕业没几年,眉眼间的少年气息都还没有退去。天将入冬,他穿着灰白色的连帽衫和水洗牛仔裤,显得特别年轻。他左手插在衣服口袋里取暖,另一只手拿着刚刚和我打电话联系的手机。
看见我的时候他握着手机使劲朝我打招呼,他手机上蓝雨队徽的挂坠被摇的一晃一晃的。

我们彼此落座,我给他点了一杯咖啡,问他:“怎么称呼,还叫蓝团长吗?”
“真人见面就别叫ID了吧,我叫许博远。”
“听起来像个学霸的名字。”
蓝河抓抓头发嘟囔:“呃,挺多人都这么说的。学霸就算了,还有说像网管小弟的名字的。算了算了,你还是叫我蓝团长吧,大家都顺口顺耳。”
“那蓝团长咱就开始吧。”我啪的合上自己的笔记本,送出了个“请把”的笑容,蓝河也回应我了一个“来吧”的挑眉。

“行,那先说说蓝团长为什么会玩荣耀吧。”
蓝河愣了一下,随即一笑说:“那说来话长了。”

“其实我高中的时候才开始玩荣耀的,我一点也不网瘾,更不像大神们那样打算以游戏为职业,没想过。就是当时很犟,做什么事都一定要做好,玩游戏也一样,所以就自己练了手速啊,研究了点战术,虽然现在想起来那时候还是比较没用的。当时就把荣耀当成业余,一有空就一定会练一练,不纯当网游,搞得和每日任务一样,哈哈。”
蓝河挺能说的,娓娓道来,我也乐得记录。

“嗯,不提提黄少吗?”

谈到黄少天蓝河的眼睛明显亮了,闪闪发光的,不知道过一会问到叶修的时候他会不会也有这种“春心萌动”的表情。
他抓抓头发笑道:“原来大家都知道我的男神是谁了吗?”
“就是我自己练荣耀的时候开始看的职业联赛,那时候黄少才刚出道不久。啊,他出场真的特别绚丽,机会主义者,阳光活泼的。这么久了一场场比赛追过来,我可是死忠粉了。”

“那更喜欢剑圣一点还是更喜欢荣耀教科书一点?”
蓝河语噎了一下,挑挑眉毛露出一个笑:“兼得的。羡慕吧?”

“羡慕死了,”我哑然笑道,这男孩子真可爱。
“怎么会和叶神在一起呢?”这个问题很多人都问过了,我也知道问不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答案,但既然都说了采访,还是应该面面俱到。

“其实都是顺其自然。认识了,喜欢了,就在一起了。”这个问题蓝河回答的非常简略,简直有逃避的嫌疑。
但是我知道他不是敷衍,我看着他的眼睛,里面有光。

我在中学的时候,喜欢一个挺冷门的偶像。那真是抓心挠肺的喜欢。他很少出海报专辑,也不出席活动,但是但凡他参与的,发行的,我都一定去,一定买。
我的同学问我,为什么你会这么喜欢他?他没有那么耀眼,甚至你没有同好,为什么呢。
那时我真是疯狂。现在那个偶像早已退隐,或者不叫退隐吧,毕竟他从来都没有多么出名过,慢慢慢慢的就销声匿迹,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最后一个爱着他的人。
他的很多海报我弄丢了,甚至已经找不到曾经视作珍宝的与他的合照,但我还清晰的记得我当时回答那个同学的话。

“当你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实在很难找出理由。”
感情需要理智,但是很难用理智来解释。
我想蓝河的话就是这个意思。

接下来才该进入正题了。我今天不是像蓝河说的一样来套叶修的私生活,也不是要扒蓝河清纯的情史,更不想听他表白荣耀教科书。

我想问的,是一个从我知道他们俩以来,就一直疑惑的问题。
网络上喜欢他们的人早都已经接受了他们的感情,乐得祝福过后,也流传了很多他们的事,或者以他们为主角写一些故事。在我所知道的蓝河的形象里,他总是不断追逐的那一个。
叶修是荣耀的第一人啊,光芒万丈,被称为那个时代的天才。而蓝河本身在荣耀里,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公会会长,在叶修荣耀的封神之路上,只是擦肩的过客。
好像即便他们在一起,也只是因为叶修回头罢了,不然两人必然渐行渐远。有距离的爱情,诗人说像是隔着山河对你说话,你知道他想对你说些什么,却听不清楚。

我很好奇他们的爱情,到底是不是这样。这么辛苦的追逐,真的是这样一个明眉朗目的男孩子扛起来的吗?那他的心里,是怎么一番天地的?

于是我也就问了。既然那些文字都流传着你不断不断的追赶,那么,在这段感情里。
“你们究竟有多少距离?你又怎么看待呢?”

蓝河的笑容忽然收了一下,随即又露出来,他看着我,哑然失笑,“到底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我和他有大距离呢?我们俩经常吵架,因为各种柴米油盐的小事——但是从来没有因为我们身份有别。”


4.
他这个带着点无奈的,好像被我一句话逗笑了的神情让我疑惑。
根据我想象里的剧本,男孩脸上不应该出现一丝惆怅,眉眼星星里都是欲言又止么?
还有他说的这句话呀,真是奇怪。首先我们是指谁呢,难道在我之前就有人问过这个问题了吗?

我还没有得出结论,蓝河就率先打破了这个僵持的局面。
“你们不会是都看过那种同人小说吧?”蓝河无奈的看着我。我愣了一下,随着浑身都遭了个霹雳似的,好像心里想的一下被别人看见了似的尴尬,又有点捉摸不透他接下来要说什么的恐慌:“哈?不会吧,你关注过那个?”
蓝河一副生无可恋的神情,“写我的,我当然看过。”
“啊,那看完了,什么感觉?”我讪讪的问,让本人看到自己的cp文,那还真是一种微妙的感觉啊。
“不堪回首。”蓝河捂住脸用一种不愿回忆的语气说。我好多年都不看同人了,想到自己初中看的那种东西,现在也觉得由里到外的尴尬。
过了一会蓝河把头抬了起来,又小孩子气的拍了拍自己的脸,歪了歪脑袋朝我说:“分享一段趣事吧,说起来真的挺搞笑的。”
我神情和心情都很复杂的点了点头。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最开始看同人的是叶修。那段时间他打完游戏都继续看各种视窗网页,我经过的时候还有意闪避。我听说这是荣耀女选手的通病,喜欢看看小说电视剧,我还以为他要转型了。结果有一天他告诉我,他在看些我们俩的同人小说。”
蓝河叹了口气:“没错,他和我说这些的时候我就是你现在这个表情。”
我愕然:“我只是被大神的第二人格惊呆了。然后呢,你拔了他的网线吗?”
蓝河喝了一口咖啡,边抿掉嘴上的泡沫边摇头:“这种只跟不治本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他那时候真是神采飞扬,他说那些小说把我写的特别好玩,是会嘤嘤嘤还会哭唧唧的那种。从他口里听到这两个词我感觉自己差不多要自爆了,什么玩意,我永远也不能这样啊老爷们恶心谁呢。”

“后开又过了段时间,他对着电脑重重的把头磕在桌上,就像曾经的我一样。他说太恶心了,要去找同人作者聊聊。我哈哈哈嘲笑他,哪个三十多的中老年人还看这种东西,不是作自己吗?”

蓝河叹了口气摇摇头:“但其实做作的还是我自己。我挺好奇他到底看了什么这么崩溃,就自己也去搜罗了两篇来看……呃,叫什么来着,对,叶蓝。说实在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代表他的就是真名而代表我的就是ID啊?不能搞这种歧视啊。”

“这都是粉丝自己写着玩的东西,有时候他们真的只是想写个故事,套用了偶像的名字罢了,别对号入座的。”我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同人是一个很难说清楚道明白的概念。我初中有个同学,看真人cp被她妈妈发现,结果她妈妈直接不让他粉这个明星了,说你居然喜欢同性恋。这就是对同人的偏见了,偏偏这种事还像秀才遇上兵。

蓝河无奈的笑笑:“我知道,我早就知道,只是没看过。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这么多不一样的设定,感觉很神奇。一开始看还觉得挺有意思,把我俩这么平凡的人生写的光芒四射的。但看到后来……说心里话吧,叶修常说的,膈应。”

“的确有挺多写的不好的,也有胡乱编造的,都只是兴趣,这个……”我尴尬笑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也许像蓝河这么朗气的大男孩子看到自己的同人(还是在下)文,的确该膈应。

他忽而没有了那种无奈还有点羞赧的神色,表情沉了下来。
“不是,不是因为他们写的不好。”

我握住手里的笔,凝视着他。

“也许他们对我有些误会吧,不只是写作的这些。回到刚刚那个话题——我和叶修究竟有多大的距离。很多文章里写,因为我是公会长,他是教科书,我们之间千沟万壑难以度过。而我大概是一直委屈又疲倦的奔波着追赶他,而他在前方回头或继续前行,则决定了故事好或坏的结局。”蓝河又叹了口气。看起来这么健气年轻的男孩子啊,叹气的时候眉间也颇带了点经历世俗的无奈和怅然。

“其实我是我,他是他。这点不会改变的呀。”他说。“荣耀对我们来说都算是工作,但我和他经营的完全不是同一个领域。就好比他是科技组带头人,而我是营销部员工。可能我们身份有差别吧,但是在这场工作里,大部分人都是身份有别的。你能说营销部和技术部,就必须要跨越什么世俗红尘障碍,才能相爱共事吗?”
男孩看起来温静无害,像个说话还要斟酌的毕业生。但是听完这番话我知道不是的。他的心里有很多自己的见解,想说的,想辩的。像所有血气方刚的男人一样,话里话外都裹着焰火。

我觉得很棒。真的很棒,一个鲜明的人,推翻了我对他塑造的虚拟形象。他不是那种温言软语,绵软软的男孩子,而是一个热烈的少年。

真索性我可能是众多人中,比较早发现这一点的吧。

他的话还在继续:“我们吵架太多了。他从来不做无用的安慰,我也不将就。有时候横起来直接甩门,你理解的。唉,我们都是男人啊,这是现实,不会有哪一方委曲求全的眼巴巴对另一边祈求的,对吧。那是我男朋友,不是我妈我闺女,我何必呢?”

这些话大概不是他特意要今天说的,却一定是他憋了很久后想说的。他的气焰盛,我让他喝口咖啡降降火。

“这段你要写的话得润色润色,”蓝河喝了口咖啡以后点点头“不然别人以为我掐嗓子要吵架——啊不好意思啊,不由自主的就冲,老毛病老毛病。”
他丢给我一个道歉的笑容,看起来还是那么温和大方又无害的。

“人各有志,谢谢那些心疼我和他距离的,至少他们很喜欢我嘛。但我们其实没有那种大距离,大洪沟,大概也不一定就是大神和小透明的故事吧。呃,我们的生活真的挺普通的,不浪漫不伤感,可能曝光出来的话都算不上是一个故事吧。但是我们彼此都很好,要是我是作家,这算得上最好的结局了吧?你是文字工作的,你说呢?”

当然是啦。

彼此相爱的人啊,从来没有远近的差距,一切两厢情愿都是最好的门当户对。

像以前看过一本语言特别白的小说,里面写“就算是天天泡面和上下铺,吵来吵去不方休,烦心事多得睡不着,但只要是和你,我就愿意。”

许多大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家里也一样得给老婆孩子做菜逗趣,何况是他和他呢。

“我想象中的蓝团长,的确和同人故事还有网络流传的那样,身娇音柔易推倒的。”我轻轻的笑了一下“但我发觉真实的许博远啊,比这个形象鲜活太多了。我一向喜欢这样的男孩子,被你圈粉啦,我是要把你的这个形象推出去打破那个小可爱蓝河的,不介意吧?”

“如我所愿哦。”他狡黠的朝我回笑着,像一只漂亮的得逞的猫。

我拿出手机,朝蓝河挥了挥:“很精彩。今天大谈话我非常喜欢。来,拍张照,这是要上头条大照片。”
“我还以为你会掏出一架单反呢。”他盯着我的手机。
我耸耸肩:“你知道的,小报社,搞不起这些大设备,只能找漂亮的模特弥补了。”

蓝河被我的话逗笑的时候我抓拍下他的容颜。眉毛挑着,眼睛眯着,嘴角勾着——我背后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散落在他的两肩,像是天使降临。


5.
后来我的文章火了。
那时候我才清楚意识到,荣耀这个项目已经做的很大,大到可以区分为主题圈和衍生圈,也就是所谓的同人圈。而我的文章,挂着荣耀的大主题,但其实是在同人圈里火起来的。
至少那些喜欢写他们故事的人,把我的文章当成了官方设定解释,而我也成了一个圈子里权威的人,这让我小有点成就感。
而这也救了我的报社。我们意识到可以往衍生圈子里进军,战略转移,不再主题圈里和电竞之家一类的权威做一席之地的争夺了。

衍生圈的“大佬”评价我的文章,说我告诉了他们一个真实而不一样的蓝河。我推翻以前那个可怜单薄,不断追求却又不的回报的蓝河,终结了一个不存在的狗血故事。

而我自己知道,这不是我的功劳。
像蓝河自己说的一样,人各有志,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立的人格,很精彩,很多面。我只是把他写出来罢了。
而那所谓的爱情价值观,蓝河也终于打破了人们对大大和小透明故事的无限脑补。领域不同,柴米油盐的日子,没那么多鸿沟壑渠要跨越。都是平等的,彼此相爱就是最好的我们。

我那篇文章的名字叫各有千秋。
其实在最后,蓝河给我分享了一句他很喜欢的诗。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他说不只是他们,大多事如此,任何比较中都是各有各的优点。
我欣赏他的话,而且我私以为,本来就不应该让雪和梅偏要比出个高低上下。
因为雪是梅的故乡,而梅是雪的新装。

他们各有千秋。








###
又是一波自夸,炒炒冷饭

我写这篇文的时候刚入叶蓝圈,看到圈外有很多人说这个cp就是大大和小透明的yy,我不服气,于是就有了这篇文

其实入圈一年,我感觉这个cp很棒,他们俩就这样,没人能干涉,也不需要谁站出来为他们撑腰,只要愿意看,都会发现他们的好。
这是我最爱的cp,我的每一次下笔,都还有刚刚认识这两个人时的怦然心动

当时这篇文的热度才70,我许愿一年后能有更多人看到
像茶余饭后一样,一起来聊聊心里的叶蓝吧

本文番外:和你在一起



















评论

热度(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