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语溪sak_壮哉我大蓝雨

少识武可取天下,后知文能御九州。
天蓝海阔归春雪,拔剑笑斩照绝色。
主APH全职,庙粉
大写的博爱党
全职主叶蓝喻黄
联五厨耀君迷妹若法痴汉
主黑三角红茶会w

【王杰希】不溯[END]

钧窑笔洗:

#王杰希中心#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大概是段子之类的吧冷漠#


 


 


01.


 


  刘小别家的马桶坏了。


 


  他妈拎着根拖把从盥洗室伸出个头来,喊穿着花裤衩坐在沙发上啃西瓜的刘小别去书房找维修马桶的师傅的电话。


  彼时刘小别一心一意地啃西瓜,他妈叽叽咕咕到底说了些什么他也没仔细听,唯独“维修”两个字穿透了卫生间墙壁的层层禁锢,一字不落的落进他耳朵里。


  维修?刘小别捧着西瓜,十分理所当然地想,维修那你不得找我们队长吗,我们战队里所有东西坏了不都是找我们队长解决的吗。


 


   吃瓜的刘小别脑子一抽,扬声流利而熟练地给他妈报了一串电话号码。


 


02.


 


  王杰希穿过客厅去厨房找泡面的时候接到个电话,叫他明天早上去修个马桶。


  


……


  “修马桶?”微草的队长拿着手机,整个人从左眼到右眼都是茫然的:“我?”


  


  电话那头的中年女人语气肯定的说对没错,麻烦你了师傅。


然后十分麻溜的报了一串地址出来。


  王杰希听着听着,一双眼睛就不自主地眯了起来。


  不是他说,这地址,听着也忒耳熟了些。


 


  微草的队长临时改了主意,对着电话那头煞有介事地确认了一遍修马桶的地址与时间。


  “对,是这个地址没错,”那边的中年女人笑眯眯:“对了,还没问师傅你姓什么?”


  王杰希不动声色:“王。”


  “哦好的,那王师傅,辛苦你跑一趟了。”


  “客气。”


 


03.


 


  真要说起来,王杰希从前也是修过一次马桶的——


  托的是方士谦那个败家子的福。


  


  那时候第六赛季刚刚结束,正逢微草训练营招新,王杰希忙着处理队内的赛后事宜以及安抚他们微草那一大票失落的粉丝,实在是分身乏力,于是夏休期没来得及回家又恰好闲的没事干的方士谦就自告奋勇地代替王杰希去训练营晃荡了一圈,也算是给训练营当了个活招牌。


 


  “哎,你还别说,训练营的那些小鬼还真热情,”回来的时候方士谦在厕所里偶遇了王杰希,顿时迫不及待的把自己刚才在训练营里的那些见闻说给他听:“我就过去意转了一圈意思意思一下,结果你猜怎么着?我半只脚才刚踏进训练室,呼啦一下他们就全围过来了,好家伙,还送了好多东西给我,都是些小玩意儿,什么稀奇古怪的都有。”


  王杰希站在小便池,十分专注地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听见方士谦那些东拉西扯的碎碎念,也就跟着不怎么走心的笑了笑:“那么热情,大概是很喜欢你。”


  “也不是都喜欢我,”方士谦说:“有好几个小子都旁侧敲击的问我王队怎么没来。”


  王杰希心不在焉地“嗯”一声,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认真在听。


  方士谦正在兴头上,也顾不上计较王杰希的敷衍,伸手从衣兜里掏出那些杂七杂八的玩意儿给王杰希看:“喏,你看,都是他们送的,这个是缩小版的瑞士军刀,军刀旁边是钥匙扣,还有这支签字笔,有个小鬼头让我签完名以后就把笔送给我了……哦,对,还有特别特别神奇的这个。”


  方士谦从那一堆小玩意儿里挑出个小玻璃瓶来,玻璃瓶里盛着煤油,煤油里搁了块银白色的金属:“这个瓶子是咱们青训营里那个长得就很张新杰的小鬼送给我的,说把里面的东西放到水里,会有特别神奇的现象。”


 


  “嗯?”王杰希似乎对他的描述生出了点兴趣,抬头很是配合地问了一句:“玻璃瓶里是什么?金属吗?”


  “是金属吧?”方士谦摇了摇瓶子,有点不确定:“那个小鬼好像说这玩意是叫……钠来着?”


  


  后来的王杰希曾无数次设想,如果那时候的他和方士谦之间哪怕有一个人上过哪怕一年的高中,可能接下来的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然而事实是,两个辍学的大龄男青年对着玻璃瓶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然后方士谦摇了摇瓶子,径直地就走向了洗手间里的隔间,掀开马桶盖子,果断的把那块金属一整个给倒了进去。


  倒进去的同时还不忘扭头冲王杰希解释:“到底有什么现象,看看不就知道了。”


  


  王杰希到底没能听见他那一句解释。


  因为那句解释,的的确确的,被淹没在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里。


  


  “……”


  王杰希一只手搁在裤链的拉链上,以此种凝固的姿态在一阵漫长到令人窒息的沉默里和一脸震惊地方士谦无声的对视。


  


  最后到底还是他先镇定下来,说:“马桶。”


  方士谦还沉浸在震惊中无法自拔,听见他说话,下意识的就接了个疑问语气词:“啊?”


  王杰希抬手把裤链拉好,冷静而不失理智的把后面的话补充完整:“马桶,裂了。”


 


04.


 


  那天下午他们把所有时间都耗在了卫生间里,也到底没能把那个裂了逢的马桶给修补好。


 


  “毕竟这已经不是修不修的问题了吧,”王杰希蹲在马桶边稍微观察了一下:“这条缝再裂的大一点,我觉得我都能把喻文州的头给塞进去了。”


  然而莫名被cue的喻文州也拯救不了方士谦压抑的心情,微草的治疗一声不吭地蹲在王杰希旁边,表情看起来相当难过。


  但是王杰希实在是太清楚他的尿性了,方士谦之所以这么难过,完全是因为,他即将荣获“微草战队第五十四次损坏俱乐部公物的男人”的称号,然后被拉进经理办公室狗血淋头的教训一顿。


 


  王杰希叹了口气,从马桶边站起身来:“不早了,去吃饭吧。”


  “我不。”方士谦心疼的抱紧了他自己,对于王杰希如此冷漠的态度开始有小情绪了:“马桶在,我在,马桶亡,我亡、。”


  “……”王杰希站在原地没什么表情的俯视了他几秒。


  方士谦仰着头迎着他的目光,不躲不避地瞪着他看。


  


  半晌过后王杰希移开视线,有点头疼的揉了揉额角:“先去吃饭。”


  “马桶裂了还有喻文州的头顶着呢,你怕什么。”


  “要是喻文州的头也顶不住了,那我替你顶着,行不行。”


 


05,


 


  后来也的确是王杰希帮他顶上了。


 


  时至今日,王杰希当时在经理办公室里的那一通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仍然让方士谦记忆犹新。


  他们微草的队长,统共就说了两句话。


  “是我的问题,不该在卫生间里玩手机,不然就不会手滑把手机掉马桶里了。”


  “还有就是,买手机的时候,不该买三星note7。”


 


  方士谦在心里给他们微草队长甩锅的姿势打了82分,并将剩下的分数以666的形式给了他。


  


  王杰希从经理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原本还惴惴不安站在门口的方士谦很自觉的就缀在了他后面,一路上顾左右而言他,很是含蓄的把自己的中心思想夹杂在诸多不知所云的句子里:“那个啥,就,嗯……这次谢谢你了。”


  王杰希像是没听清,微微侧头“嗯?”了一声。


  方士谦怒视他:“你故意的吧?”


  “真没听见。”


  王杰希把头扭回去,看着路边的恣意生长的野草,好久,突然又道:“其实前辈你从一开始到现在变得挺多。”


  方士谦被他这么神来一笔弄得找不着北,只能莫名其妙地“哦”一声:“我变什么了?”


  王杰希侧过头认认真真地想了想:“比如,你终于不会用那种‘奶死几百个DPS’的目光看我了?”


“……”方士谦大怒:“这是我的错吗?!这分明是你当时第三赛季的时候太混账!走位清奇的连自家人都坑!”


  王杰希抬头望一眼天空,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也是。”


  毕竟那时候他的魔术师打法运用在团队赛里,就跟没了电的iPhone7是一个样子——看着赏心悦目,其实一无是处。


 


  他云淡风轻地承认了,倒是方士谦后知后觉的生出些愧疚来。


  他忽然意识到,他是以多么轻率的语气,去提及了一段鲜血淋漓的过往。


  


  他从来不觉得王杰希的所有的改变都不值得被认同,只是偶然想起来时,还是合乎情理的会有心疼。


 


  “说不定,”方士谦忽然轻轻道:“那个时候的你,本来可以成为更好的魔术师。”


  王杰希回头,有点诧异地看他一眼。


 


  很多时候他其实都不能理解方士谦突如其来的难过是怎么回事。


  但他还是认认真真地回答了。


  “但是现在的我,也已经成为了更好的微草队长。”


 


06.


  


  王杰希是被自己的手机闹铃给吵醒的。


  他把头埋在被子里出了会儿神,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梦见和方士谦一起炸马桶的事。


  


  不过闹不明白也就闹不明白,人活着总不是为了活出个明白来,王杰希掀开被子趿拉着拖鞋去了盥洗室,把自己从头到脚整理完一遍之后,才按着昨天那个中年女人给的地址坐了地铁三号线过去。


 


07.


 


  门铃声响起的时候,刘小别正往嘴里塞一片吐司,他妈在卧室里听见门铃声,就吊着嗓子喊刘小别去开门:“我估摸着该是修马桶的王师傅来了!小别你去开个门!”


  刘小别咬着吐司,不情不愿地转了个身,睡眼惺忪地去开门:“王师傅?这师傅得多大脸啊还和我们队长一个姓……”


 


  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门,抬了抬头,和门外站着的人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


 


  刘小别一脸震惊,几乎是脱口而出:“王、王师傅?!”


  王杰希坦然的应声:“嗯。”


“不,不是,队长,你你你你……我……你……”刘小别僵硬的伸出手,艰难地指了指王杰希:“队长你……你修马桶?”


  “对啊,”王杰希没什么表情地平淡道:“我兼职修马桶,你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啊?!”刘小别是真的快要吓傻了,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种操作?


  


  王杰希想了想,自以为十分善解人意的“哦”了一声:“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毕竟我拿着喻文州的头去堵方士谦炸掉的那个马桶的时候,你还在学校里学Na和水反应的方程式呢。”



评论

热度(2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