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语溪sak_壮哉我大蓝雨

少识武可取天下,后知文能御九州。
天蓝海阔归春雪,拔剑笑斩照绝色。
主APH全职,庙粉
大写的博爱党
全职主叶蓝喻黄
联五厨耀君迷妹若法痴汉
主黑三角红茶会w

【全职/莫橙】白色的是奶油,黑色的是巧克力

_千旅:

深夜的甜点!




——以下正文——


H市气象预报里,高温红色预警挂了好几天,兴欣俱乐部没日没夜地打着空调,别说两位誓死守卫电脑的退役前辈,就连三位大美人都懒得出门逛街购物。




所以,当莫凡背着个包,在早上八点半到达门口开始换鞋的时候,老板娘陈果脑袋里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地闪过一个念头:这小子终于受不了叶修魏琛之流,准备逃走了?




不知道该不该阻拦的陈果,眼巴巴地看着一身黑的小伙子开门,暴露在火辣滚烫的夏日阳光里。




“嘶——”方锐倒吸一口冷气,“莫凡这是想不开?”




“我靠,他可是正选队员,老板娘!”刚起来叼着油条的魏琛,往后仰,一副想看着莫凡同志在阳光下化成一滩血水的表情。




陈果猛拍桌子,反应过来:“莫凡!”边喊着边往外追。




莫凡穿了件黑色的T恤,下面是条长裤,又在空调房里呆久了,皮肤比涂了一层BB霜更白,瘦长瘦长的,真的好像下一秒就会被太阳晒化。




“莫凡你去哪儿?今天特别热,外面可能会有四十度!”




回答她的还是一阵熟悉的沉默,莫凡这人,话不多,存在感也不强,但是如果你和他对视一会儿,你就会发现这小子眼睛特别好看,黑亮黑亮的,情绪都沉在眼神里。




陈果毕竟是个姑娘家家,被盯着不太好意思,咳嗽了一声:“咳,问你话呢!外头热!你要是没什么急事,晚上凉快了再去……”




“买东西。”莫凡也不自在,手抓着背包的肩带,往上提提,三个字就当自己解释过了。




两人僵持了一下,陈果无奈地挥手:“知道了知道了,路上小心点。”




莫凡冷感,但也不是不知道别人的好意,点下头,就向右拐。




陈果看着他瘦削的背影,暗自啧了一声,明明吃的都是一样的饭菜,看着叶修魏琛两人往身上贴膘,怎么几个小伙子都不长肉呢!




“果果?”苏沐橙从门里探出脑袋,吓得陈果一个后跳,“吓到你了?想什么呢,外面那么热,快进来!”




“哦哦哦!就来。”




“刚才是莫凡吗?他出门了?”




“是啊,拦都拦不住,不知道买什么东西去了!”




苏沐橙若有所思往马路右边看上一眼。




 


扁圆柱形的戚风蛋糕放在料理台中央,金黄色的色泽看得人就食指大动,以蛋糕胚为中心,四周摆满了各种的工具和食材。




系着围裙的男人手足无措地拿着打蛋器,蛋糕店的师傅拿着玻璃碗,哼着小调往里面加淡奶油:“你要把它打发,就一直搅拌,不要顺着倒着一起来,一个方向。”




莫凡理解了一下,学着前一天百度上找来的教学视频,把碗借着一个支点,侧起来,小心翼翼地开始顺着一个方向打发奶油。




“你那么小心干什么!”蛋糕师傅是个四十好几的大汉,系着条粉色的满是爱心的围裙,喊出来的话相当中气十足,莫凡专心致志着,被他一下,差点手抖。




好在职业选手有自己的职业素养,就算被大叔吼了,还是保持之前的速度均匀、缓慢、完美地搅拌着。




“快一点啊同志!你这样奶油都不好了!”大叔又是一声咆哮。




这回莫凡知趣地学起了大叔的手法,毕竟是职业的,手速提上来,操作还是稳的,一周一周,每一圈都打到位,大叔看着满意,想着小伙子手法还不错,虽然一开始生疏了一点,但是能这么快掌握诀窍,还是可塑之才。




“你有没有兴趣跟着学其他点心的做法啊?”大叔把抹刀和裱花袋准备好放边上,看样子这次的奶油可以一次成功。




莫凡专注自己手上的工作,压根就没听大叔说的是什么,等人火大了,问到第三遍,才后知后觉地抬头:“没有。”




开始比较稀的淡奶油慢慢浓稠起来,莫凡眼神询问了一下大叔,在得到不情不愿的首肯后,用抹刀把打好的奶油刮在蛋糕胚上,厚厚地堆在蛋糕最中心。




“抹匀。”大叔也是被气到了,气冲冲地抱臂靠着墙,干脆当个甩手掌柜。




托盘慢慢旋转起来,奶油被抹刀涂抹开来,均匀地覆盖在金色的蛋糕面上,第一遍还是凹凸不平,留下刀走过的痕迹,把刀面上多余的奶油全部擦干净后,到第二遍,奶油完全均匀的包裹住整个柔软的蛋糕。




莫凡放下工具,眼睛一错不错地盯住目瞪口呆的大叔。




“小伙子有两下啊!真不打算学起来,追女孩子特别有效果的!”大叔爽朗的笑起来,从冰箱里拿出莫凡之前要求的生巧克力,锉出细小的卷卷,示意地撒在了奶油上。




室内空调温度一直打的很低,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巧克力硬邦邦的,每一刀下去,脆生生地卷出一个接一个的小卷,没有卷成的,都成了碎末字,也都抖在奶油上。莫凡有样学样,握着大块的地方却不敢用劲,生怕手里的温度把巧克力融化了,摆不出好看的样子。




黑色的巧克力细末向小雪花一样,纷纷扬扬地缀到雪白的奶油上,不多时,覆盖了整个面。




“你这样的,全部都是巧克力了,不好裱花,上面用水果摆一点,我再给你加点装饰巧克力。”




莫凡点头:“要橙子。”




“行!要橙子。”大叔认命了,要说来他这儿自己做蛋糕的除了小姑娘,就是为了讨好女朋友的大小伙子,平时都和他这个大师傅有说有笑,今天碰到了个闷罐子!




装饰蛋糕用橙子的不多,莫凡为了方便,还特地把皮削掉,橙子不大,切片之后摆出兔子耳朵的样子,又找了半个比较大的罐头桃子,拿着裱花袋,用巧克力挤了眼睛鼻子和嘴巴,倒是像模像样的一只水果兔子。




莫凡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已经十点。




“下午两点,兴欣俱乐部。”莫凡把蛋糕装好,直接塞进了大师傅的冰箱里,拿着门口的单子,自己填了一张送货单,电话留的是休息室的公用座机。




 


蛋糕店其实离兴欣不远,虽然气温高得吓人,但是莫凡都挨着店门口走,快几步就到了。




今天兴欣是规定休假日,除了要去抢Boss,其他都自己找娱乐活动休息放松,莫凡一回来就往游戏里扎,陈果好奇地想知道他到底买了什么东西,可就是打探不出来。




午饭之后,包子被冷漠无情地赶出去,到转弯那家水果店拎了个冰镇西瓜回来,没胃口吃饭的几位姑娘围在一起,吹空调挖西瓜,生活过的美滋滋。




莫凡默默地抬头看了她们一眼。




被苏沐橙发现了。




“莫凡!”女神举起了小勺子,冲他挥挥手,“吃西瓜吗?”




叶修不服,从电脑后面冒出来:“你怎么不问我吃不吃?”




“对啊沐姐姐!”方锐也非要挤过去,被陈果轰走了。




莫凡隔着那么多人,摇头,随后立刻低下脑袋,继续荣耀。




 


蛋糕来得很准时,苏沐橙午觉刚起来,就被包子吵着闹着说是有自己的蛋糕。




“什么蛋糕?”她中午睡在休息室里,空调温度低,窝在沙发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给她盖了一条毛毯,醒了,披着毛毯在沙发上揉眼睛,像个小孩子。




陈果帮忙签收,蛋糕放在保温箱里,还塞着冰袋,唯恐化成一滩牛奶的样子。




“哇——”




兴欣众都围过来,兴高采烈地搓手。




“今天什么日子啊?”方锐率先拿起了蛋糕刀,时刻准备先下手为强。




陈果拍了拍他的肩膀:“人家给沐沐的,你们瞎掺和什么?沐沐,有卡片什么的吗?”




苏沐橙看着水果兔子,笑得弯起了眉眼:“没有呀!大概是男朋友送的!”




全员倒吸一口冷气,叶修叼着烟,一副我不信的样子:“别闹了,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交男朋友!”




“就是不让你知道啊!”苏沐橙从方锐手里抢回刀,“都过来分蛋糕了!”




十六寸的蛋糕,可以说不小了,每人都能分到满满的一块。




乔一帆一直都挺喜欢甜点的,第一口抿下去,立刻就知道了:“我知道这家蛋糕店,店里大师傅手艺很好,食材都用很好的!好幸福~”




苏沐橙也跟他一样,相似的表情:“真的!奶油一点都不发腻,一帆哪家店啊?要多光顾呢!”




乔一帆报了店名,苏沐橙拿备忘录记了,又切一块:“你们这边自己分,我给莫凡那一块过去。”




“去吧去吧!”




奶油一直冰着,现在吃,入嘴丝丝凉气,又香又甜,入口即化,就连魏琛他们对甜食无感的大老爷们也吃得一脸满足。




 


“叩叩”




苏沐橙敲了敲莫凡隔壁的桌子,见他抬头看自己,笑着递上去一块蛋糕:“这是什么啊?”




莫凡伸手要接,又被躲了开去,苏沐橙一副“你不说我就不给你了”的样子。




“……”沉默良久,才指着蛋糕说,“白的,是奶油;黑的,是巧克力。”




“噗——”苏沐橙笑疯了,抽过边上的椅子就坐在他身边,东倒西歪地往他身上靠,“我又不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莫凡转了转椅子,让她在自己怀里靠的舒服一点,对着她的笑一点办法都没有。




“怎么突然想起给我买蛋糕了?”等笑够了,苏沐橙拿着小勺子一口一口地挖着奶油玩,玩够了再塞到对方嘴里。




“你昨天说想吃。”




苏沐橙看着他的眼睛,笑着凑上去亲掉了他嘴角的奶油:“好吃!”




“……”


——END—— 


这是和楼太太 @山雨欲来风满楼 和蓁太太 @张蓁_就是那个小可爱x 


约起来的深夜放毒系列


我现在是第一发,十点半是小楼太太,十一点是蓁儿太太的! 


大家晚安~看完文都早点休息哦!(天绝地灭的笑声)


(我去吃个蛋糕先!理直气壮.jpg)


90°鞠躬,比心

评论

热度(214)